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现代小混蛋神

作者:admin人气:1903来源:

  2057年1月17日,在枫阳城的市中心一家医院妇产科里。所有的都在人跳上跳下,忙里忙外。人人脸上都挂着喜气洋洋的担忧。为什么呢?因为市长要生了(说名下,市长是个女的)!这是市长的第一次生孩子(三胞胎)。但是一夜过去了,那三个小家伙都还赖在母亲的肚子里不肯出来。而在所有担忧的人中,又要数王秋仪市长的姐姐王文素最为紧张了。
  "文素小姐,文素小姐!!王市长她生了!!是三胞胎!!是二个丫头,一个小子!!"当王文素兴奋的表情刚刚出现在脸上还没来得及展开,另一个护士又带来了新的消息。
  "文素小姐,市长她叫你进去下!"
  王文素终于受不了这样的煎熬,冲进了接生室。
  首先看到了一张略带苍白的脸。明亮的眼睛,清秀的眉毛,修挺的鼻子下面小小的嘴。这是她心爱的妹妹,王秋仪。秋仪正用满是爱怜的目光专注的看着怀中的孩子,小家伙们正用他们柔嫩的四肢做出张牙舞爪的动作,嘴里还发出"哇!哇!"的哭声。
  从脚步声中抬起头来的王秋仪对着担心不已的姐姐一笑,犹如春天阳光般的笑容顿时散去了王文素的焦虑。
  "快来看看我的孩子,亲爱的姐姐。"
  "秋仪啊,看到你没事真好,哎!姐姐真担心你出事,不过你也真能生啊,一次就给我带来两侄女和一个侄儿。""姐姐,瞧你说的什么话啊!什么叫我能生啊,是一怀孕就怀上了三个,看他们多调皮啊。""秋仪啊!这三个孩子有名字了吗?取一个呀!""姐,这个你就别操心了,名字呀!我刚刚就想好了,大丫头叫李丽雅,二丫头叫李娜娜,至于那个臭小子嘛,就叫李向天好了,姐,你觉得怎么样?""妹妹,孩子生是生了,只可惜啊,可惜小李(混沌神)看不见了!哎"(为什么看不见了呢?混沌神嘛,巡查时间过了,当然是回"玄幻大陆"(注一)去了!)"姐,别在说了好吗?"
  "好,好,好!我的大市长,我不说了还不行吗?""姐,我给你说个事…"
  "说吧,我听着呢!"
  "姐,我打算在过一年,等孩子满1岁的时候,我就辞职,选拔一个优秀的人才来座我这个位置,然后我们姐妹俩就带着孩子回"无名岛"(注二)去,你说好吗?""…你想好了吗?真的打算这样吗?"
  "恩我想好了,我不想我的孩子沾染上这个社会的恶习,等这些个孩子啊,长到12岁的时候才带他们出来!你觉得怎么样啊?""既然你都想好了,那我也没什么说的了,就照你的意思去办吧!""呵呵!我就知道姐姐最疼我…"
  "我说你这么大一个人了怎么还象一个孩子似的啊…""我是你妹妹耶!不至于这么说我吧!"
  "好了,好了!不说就是了…"
  1年以后…(2058年3月21日)
  "姐!我们到家咯…下车吧…"
  "好的,哎!离开家都2年了,2年了我们姐妹俩又回来了…""是啊,2年了,2年前小李在这里为我们安的家,可惜小李就这样走了!""好了,妹子,事情(注三)过去了,就别在提了!快走吧,在过会就没晚饭吃了!"正当姐妹俩上岛的时候,突然一个男子窜了出来!
  "夫人,你们回来了!"那个男子道。
  "是啊,我们回来了!对了,刘管家,你怎么在这里啊?"王秋仪问道。
  "难道夫人您忘了吗?昨天您打电话回家里说今天下午到回来吗?这不,我就来了啊!""我记得我没打电话啊!"
  "是我打的,瞧你这记性,人是长的漂亮,就是没记性!"王文素答道。
  "呵呵,姐,你就别糗我了…"
  "夫人,让我来帮你们拿行李吧。"刘管家接着说道:"阿福,快点来把大小姐、二小姐和小少爷抱上车里去啊。""哦,就来了!"一个男家丁急急忙忙的答道。
  "夫人,你请上车…"
  "好的…麻烦你了,刘管家!"王秋仪接着说道:"姐,我们上车吧!""好的…!"
  "阿福,回古堡(注四)吧…"
  "是,夫人!"
  ※※※※※※※※※※※※※※※※※※※※※※※※※※※※※※※※※※※※注一(玄幻大陆):不知道玄幻大陆的请查看《混蛋神风流史》


  注二(无名岛):这个是混沌神以李问天的名义于2056年7月21日买的一座小岛屿,坐落于离枫阳市127公里处的一坐海域内,因为当时这个岛屿还没名字,所以取名为"无名岛".岛屿总面积为27.37平方公里。有着被称为"新月森林"的小型山脉和"月之海"的茫茫大海,还有很多的名胜古迹。岛屿上所有的居民就只有古堡(注三)里的100多名家丁。
  注三(事情):李问天(混沌神)的身份除了王秋仪知道外,就连王秋仪的姐姐王文素都不知道。因为混沌神(这里以后说到他就用"混沌神"三个字)的"巡查"时间到了,必须回到玄幻大陆(注一)去了,所以在混沌神走之前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了王秋仪,然后故意制造了一起爆炸案,混沌神就在这爆炸案中"牺牲"了,整个事件除了王秋仪知道外,期于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
  注四(古堡):这个古堡是混沌神以李问天的名义于2056年9月11日买的一座坐落于无名岛(注二)上的一座古堡,这座古堡具有西方特色。史建于公元1173年,是一座具有西方文化的古堡,这座古堡最先的主人是一个世袭伯爵,所以这座具有西方特色的房子被称为"古堡"第一章
  "我回来了!"随着一个小男孩声音接着"乓!"的一声门被一脚踢开,接着一个身穿白色短衬衣,下穿天蓝色的牛仔裤,手拿一本黑色封面的书的少年正在门口脱鞋。
  少年的样子长得……看不清楚,他的脸被一头乌黑蓬松的长发遮住了,1米75多点的身高。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小孩子回家会用脚踢门的。
  这是一幢高级、古老又是处在这个无名岛上唯一的一幢房子,总占地面积达5.82平方公里,这样的一幢高级、豪华的古老城堡,不是大福大贵的人是住不起的。
  "看看你,老是这么的粗鲁,门都开好等着你了你还要去踢上那么一脚,真是个不听话的孩子……"一个很甜美的声音从房间内传了出来,接着出来了一个人。
  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批在肩上,1米73的身高比例均匀的身材,体现出了魔鬼般的体形,穿着一身浅兰色的连衣裙,还在胸前系着白色的领结,再配上绝世容貌,给人一种纯洁中带着高贵典雅的感觉,好像看到了天使一样,任何人看到她都会呆呆的。
  在脱鞋的那个少年那刚从房间里出来的美女,(他脱鞋子的方法可真是怪啊,用左脚尖踩住右脚后跟来脱的)把那本黑色封面的书扔给那美女。
  "妈眯!我肚子好饿哦!有没有点心啊,我快饿死了!"少年一手摸着肚子一边说着。
  "早就叫雪雅弄好点心了,妈妈我还不知道你这个小鬼头是怎么想的呀,看看你的衣服,象什么样子嘛,也不扎好一点。"那美女见到她儿子的衣服背后扎进裤子了,可前面却又露了出来,忙帮他弄好。
  "你都12岁了,下个月就要送你和你姐姐们去上学了,你还这么邋遢,你就不能学你姐姐们那样爱干净点啊,小心到了学校没女孩子喜欢你哦。""我才没那么多的空闲呢!在说了,有你和姨妈还有姐姐们喜欢,不就足够了吗?"少年不高兴的道。
  那美女爱怜的摇了摇头。
  那少年名叫:李向天,年龄:18身高:1米75 缺点:粗鲁又不注重仪表(因为已经被他踢坏了11散门和坐坏了4张腾木椅子) 优点:勤学好进 9岁时就学完了硕士的内容 掌握了他父亲的全部武学和魔法(因为他留有他父亲(混沌神)的血液,从而得到了他父亲的0.0034%的力量,别小看这点能量哦,这点能量可以轻而易举的摧毁一座城市,所以他现在是本世纪最聪明,也是最恐怖的人,但也没人知道他,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自称宇宙第一、英俊高大、天下无敌、举世无双、威震寰宇、玉树临风、年少多金、神勇威武、刀枪不入、唯我独尊、侠义非凡、义薄云天、古往今来、无与伦比、仙福永享、寿与天齐、有情有义、有胆有色、既酷又帅、诚实可信、风度翩翩、气质高贵、貌赛潘安、智胜孔明、勇比子龙、义超关羽、巧越鲁班、至尊至圣、至高无上、才高八斗、傲视众生、风流不羁、人见人爱、令女性疯狂,被男性妒嫉……(以下省略100k)[怎么和他老子一样是个自恋狂啊]
  向天的身上还带着最后一丝落日余辉像风一般的"刮"进了餐厅的大门,在距餐厅一点点的地方停了下来。不是说因为我肚子突然不饿了。是因为……我撞在一个大个子身上啦!"啊,好痛啊……"揉着已经有点变形的小脑袋"我说刘管家啊,你可不可以在每天等我的时候都待在一个地方啊?这已经是第几次撞到了啊?""你还说呢,你今天又把一煽房间的门给踢"飞"啦,看看以后谁还敢嫁给你哦。"说话的是我家的刘管家。刘管家有一头雪白的头发,一张坚毅的脸和最好看的黑色眼睛。虽然有64岁了,但是看起来还是一个很壮的人哦。


  "是啊,姨妈和母亲都在等你吃饭啊。说吃完饭还有事和你说。"二姐的脑袋从刘管家的身后冒了出来,二姐的头发眼睛和大姐的一样,也是乌黑油亮的长发和黑色大眼睛。但是二姐的脸就比大姐的脸略现清秀一点"拜托你今天晚上就别说那些怪怪的话啦!""哦,好的大姐二姐,我不是故意要那样说话气她们的啦。但是,我心里面的确是那样想的啊。"虽然我的肚子很饿,但是由于是在和我的姐姐说话,我也不能表现出很急的样子。这是礼貌呢。
  直到妈妈是身影出现在饭厅门口"孩子们。你们不饿吗?都已经过了吃晚饭的时间了。快来吃饭了!""也!吃饭吃饭,我最喜欢妈妈了,呵呵。""吃好饭了吗?孩子们?"母亲温和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们吃好了,母亲你有事要对我们说吗?"大姐早就放下了碗,二姐也早就吃好了。
  "我们在等等向天吧!"母亲亲看看还在狼吞虎咽的我,笑着对姐姐们说:"你们弟弟的饭量可是越来越大了哦。""呵呵,是啊。都快赶上我们三个人的饭量了。"大姐也微笑着说"向天你每天都干了些什么啊?饭量这么大?""我?我没做什么啊。我今天就到地窖去冥想去了呀。"我嘴里全都是食物,含糊不清的说"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饿得越来越快了。"好不容易,我在吃完最后一口饭时,满意的拍了拍肚子"啊,我终于吃饱了,让你们久等了,有什么事吗?""好,我们来谈谈你们三姐弟的事好了。"母亲不急不缓的说着早就想好的话"向天、娜娜、丽雅,你们今天都干了些什么啊?""也没什么的啦,我不就是去地窖冥想了一下午了吗?难道有什么不对吗?""你开什么玩笑,冥想了一下午?天啊,我的魔法力冥想3个小时就够了,你还冥想了一个下午,我没看见你怎么用魔力啊?"大姐娜娜张大了她那漂亮的眼睛吃惊的说。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就是上午练了会魔武技能,魔力根本就没用上一层,但我冥想了一下午还是觉得魔力空虚的紧啊!""好了,你们不要再争论了!"母亲说:"向天啊,既然你的魔力都这么高了,也就先停止一段时间,先练段时间的这个。"母亲说着就从怀里拿出了一本书《双修术》,母亲接着说:"向天啊,先练这本书上的内容,和武技一起练,等你精通了才又练魔法,知道吗?""妈,《双修术》是讲的什么啊?怎么才能练双修术啊?""唔…这个嘛…你看了,以后在给你说…!"
  "哦,知道了,谢谢妈眯!"
  "唔…你是我儿子嘛,别客气了!"
  "对了,妈,这本书是那里来的啊?"
  "这个是你爸爸留给你的…哎…!!"
  "哦…对不起啊…妈!"向天还是很懂事的哦,知道问了不该问的,赶忙打住。
  "没关系的,妈妈没事!"
  ※※※※※※※※※※※※※※※※※※※※※※※※※※※※※※※※※※※※主角家人魔力的来源:因为混沌神在和李向天他妈结合后,混沌神本身的精液就带有改变体质,永享青春等功能,又因为混沌神就是光明和黑暗的结合,所以李向天的两个姐姐就具有光明于黑暗的力量。李娜娜:具有光明力量,拥有圣女般的容貌和气质,很活波。 李丽雅:具有黑暗力量,拥有冷傲,孤独等气质,比较活波,还有天使的面孔和魔鬼的身材哦。李向天:拥有混沌的最原始力量,虽然最高限度只能发挥0.0034%的力量,但比起他的姐姐们,这种力量还是惊人的,但在这个最高限度中还只开发出了17.32%的力量,现在还没他姐姐们的力量高,因为李向天的混沌神的儿,所以混沌神具有的他也就具有了。当然,李向天的妈妈也知道混沌神的真实身份,也拥有一定的魔法能量。
  ※※※※※※※※※※※※※※※※※※※※※※※※※※※※※※※※※※※※这天晚上,我怎么睡也睡不着,心里一直纳闷:"我爸爸是谁…我爸爸是谁呀…爸爸这两个字对我来说太陌生了,为什么我没有爸爸?妈眯为什么不告诉我爸爸是谁啊…?哎,不想了,越想越烦躁…妈眯要我告诉我的时候肯定会告诉我的,我何必在这里自寻烦恼呢!对了,为什么我、姐姐还有妈眯会魔法和武技呢,为什么姨妈就不会这些呢?甚至连最基本的都不会耶…啊,我怎么又在这里寻烦恼了…睡觉…可是我怎么睡也睡不着啊""1只小绵羊…2只小绵羊…3只小绵羊…10只小绵羊…50只小绵羊…500只小绵羊…1000只小绵羊…1001只小绵羊…1002只小绵…啊,天啊,我不数了,我在也不会相信这个会有助于睡觉""算了不睡了,找点事做…做什么呢?对了,今天妈眯给了我两本书,反正睡不着,看就是了呀…!"说干就干,向天说着就从枕头下拿出两本书,一本是《帝王武技》,另一本是《双修术》"先看那一本呢?哎,真是麻烦,看第一本吧,万一不好看怎么办?看第二本吧,这一本又不好看该怎么办?"(读者:主角是白痴吗?作者:好象是吧!啊~~啊~~接连两声惨叫,只见读者和作者一个被"烤"了,一个被"煮"了,主角:哼哼哼~~~敢说我白痴,这个就是你们的下场…)"还是先看第一本吧"〈帝王武技〉的前半部分记载的是一种武学气功。"咦,怎么和我练的武学不一样啊?管他呢,先练了在说吧。"书上说练此功夫到耳如听仙乐之音,又有钟鼓之韵,五气朝元,三花(精气神)聚顶,心田开朗,智慧自生,那时这种武功才算是是真的练成功了。"恩!真有这么厉害吗?那我就要来练练!对了,还有一本书,先把这本书看了在说"说着又拿起了〈双修术〉来看。


  〈双修术〉的前半部分记载的是很多有关于修炼的心得和体会,而且还大肆吹嘘他有多么多么的厉害,特别是那种叫〈阴阳神功〉的武功,是通过阴阳调和,双修而来,到最后有能延年益寿的功能。
  "恩,书的功用我都看清楚了,先练〈帝王武技〉吧!""养气忘言守,修行先养气,降心为不为。动静知宗祖,无事更寻谁?真常须应物,应物要不迷。不迷性自住,性住气自回。气回丹自结,壶中配坎离…啊,太痛苦了,这些绕口的东西实在是叫人头疼啊。""哎,念吧,慢慢看吧…""耳如听仙乐之音,又有钟鼓之韵,五气朝元,三花(精气神)聚顶,心田开朗,智慧自生…天啊,终于看完了,看明白了,就是太绕口了,太令人头疼了,看这种书真比杀了我还难受…"书看完了,我放下书打了个坐进行着内观,这时我已经知道身体里乱串的东西就是所谓的"气"了。
  正当我运气的时候,一个人影窜进了我的房间,当时我盘腿坐在床边上,正低头想着心事(其实是在运气了),连她到了我面前都不知道。
  突然那人影伸出双手蒙住了我的眼睛,我身体一紧,把我吓了一跳。但我马上又放松下来了。"妈眯啊,你怎么和大姐二姐一样调皮啊,就知道吓儿子呀!""咦,乖儿子你怎么知道是我呀。"妈眯边说边放下了手。
  "除了你,还会有谁来呀。"
  "那可不一定哦,万一是你大姐或者二姐呢?"
  "呵呵,妈眯、你和姐姐们啊,就妈眯你最调皮了,不是你会是谁啊!不过啊,妈眯,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我妈眯,简直就像透了我姐姐。""啊,那你不喜欢和妈眯玩吗?55555,妈眯我好可怜哦,乖儿子都不陪我玩了。"(装的)我心说"惨了,把妈眯弄哭了,怎么办,劝吧!哎,真是的…""妈眯,你这么的漂亮,这么的温柔,我是你的乖儿子呀,怎么会不喜欢和妈眯您一起玩呢?你说对吧~~~~""嘻嘻,儿子你就知道贫嘴,我是逗你玩的呢!来,坐下,我有话要对你说。"是的,又有哪个女人会不喜欢她别的人夸她漂亮呢?所谓 ‘女为悦己者容’,女子梳妆打扮,不就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漂亮吗?而让自己看起来更漂亮,不就是为了让别人夸自己长的漂亮吗?
  "哪有,我说的都是实话。妈眯你就是漂亮嘛。"我边说边挨着妈眯坐下,习惯性的把妈眯的腿当枕头,而妈眯也顺势抱着我的头。一股淡淡的女儿清香飘进我的鼻子,我的心跳不由的加快了几分。真是奇怪,我今天怎么会这么冲动呢?平时不会这样呀,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是今天因为练了《双修术》里面的气功?受到了这气功的刺激?(不是吧,连对他妈也有…意思)我们就这样默默的拥抱在一起,谁也没有说话。最后还是妈眯先打破了沉默,妈眯幽幽说道:"儿子,今天妈眯给你的那二本书,你看了没啊。""看了啊,怎么了,妈眯,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啊?""啊…哦…没什么,妈眯我啊,是特地来指导你的。"妈眯红着脸结巴的说着话。
  "指导我?指导我什么啊?没什么好指导的啊?这些书我都看了,也明白了。"我一脸的纳闷像,自言自语的说着。
  "就是指导你练那本书上的武功…"妈眯红着脸用手指指着那本名叫《双修术》的书说着。
  "那本书…?有什么好指导的啊…?"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妈眯,我今天看你怎么这么反常啊,喝了酒来啊,脸红的像个苹果似的。"突然,我蹭的就从床上弹了起来,指着那本《双修术》的书说:"妈…妈眯啊…你…你是说…指导我练这个…?"妈眯双手捂住脸轻轻的点了点头,看了妈眯红透的颈项,我突然明白了什么是双修术,什么叫阴阳调和。在这一刻,我真想就这样躺在妈眯的身上,直到永远。但这只能是我的想象,是没有办法成为现实的。
  残酷的现实是:我是不能这样做的啊,她毕竟是我的妈眯啊,这样做只会为大家带来悲伤的。
  因为她是我的亲妈眯呀,母子俩怎么可以这样做呢?就算家里人同意了,认可了,可是这个社会也不能认可啊。
  做为自己的亲妈眯,这样做只会带了悲伤的。
  第二章
  试想想:一个是自己的亲妈眯,自己又是妈眯的亲儿子,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那又会是怎么样的情景呢?


  想到这,我咬咬牙,鼓足劲,准备挥慧剑,斩情丝:"妈眯啊,我们不能这样做的,这样做了,等于是害了你呀。"听了我这样的话,妈眯的身体僵了一下,却没有回答。我急于知道答案,却又只能耐心的等待。说了如此无情的话,我很惭愧,也很是无奈,更多的是不舍。却也有那么一丝丝的自豪,因为我能够忍痛做出这样的决定,对妈眯来说也最理智、最好的决定。(但在事后,我却为我当时的那么一丝丝的自豪感到好笑。)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我的心也倍受煎熬。这时,我听到一声笑,是妈眯她在笑?这个有什么好笑的嘛。
  "妈,你别笑了,别笑了。"妈眯笑的我的心好痛(被刺激了)。
  我扶起妈眯的脸,脸上已满是泪水(开始的边哭边笑,纯粹疯子一个)。我心疼的吻掉了妈眯脸上的泪水。泪水是苦的,是咸的,这正是我此时的心情。
  "妈眯,儿子我并非无情之人,儿子我也不想这样,可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呀。妈眯,你别哭了。"我只有劝慰妈眯,可我此时脑子中一片糨糊,实在是乏言以对。
  妈眯好不容易才止住眼泪,眼中闪过一丝坚决,"儿子,其实你那两个姐姐、我、还有你姨妈都是经过商量才这么做的,这个也是你爸的决定,因为这样做了,对你以后有益的,但你说的妈眯我都明白,我们是母子俩,这样做也违背道德观。但妈眯、你姐姐还有你姨妈都是情愿的,在说在这个岛上又有谁知道呢?何况我们现在又不做这件事,我只是来告诉你先从〈双修术〉第一章御女术‘太乙心法’里的这种基本运功法。这样对你以后练其他的武技有更好的效果。""哦,这样啊…那我就试着练吧!"反正过一天是一天吧。
  "恩,你练吧…"
  "…"
  "怎么了?儿子,你怎么还不开始练啊…"
  "妈…你…你不先出去吗?"
  "啊…呵呵,臭小子,怕我看你啊,你还是我从小看到大的哦,我要给你护法,不让别人来打扰你。不然的话,你会走火入魔的。""嘿嘿…这样啊…那我练了啊"向天羞红着脸说道。
  我将腿盘膝而坐,然后双掌合十,首先运起了精神力(这里已经混合了双修真气)突然一股原始欲望油然而生,赶紧运起了‘太乙心法’将那股欲念强压了下去。
  这样我已进入了‘古井不波’的境界,我已不再是我了,我只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我和空气,流水,泥土一样,是我而非我。
  真气就像是两道充满生机的泉水注入到了一个快要干枯的水潭中,水潭很快给填满了,但我知道并不能只是如此而已,因为我知道,在一个死潭中注水是可笑的,无论这道泉水是多么的好,多么的充满生机都是有限的,只要你停止泉水的输送,那水潭就会回复成以前的样子。我要做的是要将这水潭彻底的改造我用一道真气给水潭的水流打通了通道,用一道真气给她筑好了堤坝,用一道真气将生命之水连了起来。
  虽然我自己进入了‘古井不波’的境界,但由于是练的御女术,练这御女术时不能有旁人观看,因为练这御女术的时候,身体会放出大量有媚药作用的气体,如果旁人闻了,那么那人的原始欲望将会是平时产生欲望的4--5倍之多,这样我和妈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出这样的结果,妈眯也在不知我觉中也被吸引了,发出了原始欲望的呻吟声。
  "啊…恩…儿子…妈眯快受不了了…妈眯要…"
  我则听的呆若木鸡。一时间心如鹿跳,绮念纷呈。妈眯的这声音就像是一把火,而妈眯此时有些发热的身体(感觉)就像是一堆干材,火已把干材点燃。我只觉得此时自己旁边仿佛放着一团火,一团即将把我燃烧,把我融化的火。脑中大乱,我仅凭最后一丝清明,死守灵台,脑中进行着激烈的天人对决。仿佛过了好久好久,最后,还好是理智占了上风,才终于恢复了清醒。
  我想: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是没有人能够拒绝妈眯的这番原始欲望的。但是,作为一个爱她的人,我不能只顾自己的一时快活,而置妈眯以后的幸福于不顾。我只能拒绝她了。
  有人说:女人是感性的动物,而男人则是理性的动物。这句话还是有点道理的。妈眯可以为了这时的感情不顾一切后果,我却不能不顾虑到这样做的后果。也许经过此事后,妈眯还是能够找到一个好人家,但她的夫婿会怎么想?即使她的夫婿在表面上不会露出什么,但在他的心里肯定会留下阴影。也许平时不会表现出来,但可能在某些特定的时候爆发出来。而这种爆发,将毁了妈眯的终生。因为作为一个男人,我理解这种心情。所以,我不能让这种爆发发生,而治疗的根本就在于我的不同意。只要我不答应妈眯,那么这所有的一切就都是可以避免的。


  尽管万般的不舍,我也只能忍痛把心中的所想告诉妈眯:"妈,可以说,没有一个正常的男人能够拒绝这个要求。可是,妈眯,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能做这种不负责任的事情。这样做的话,太对不起妈眯你了。""妈眯我又不要你负责任,在说了,这也是妈眯我志愿来帮你练这本双修术,结合阴阳。妈眯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妈眯都放下面子说出这样的要求了,你就不能答应吗?"妈眯幽幽说道。
  "妈,儿子对你的要求其实是千般喜欢,万般的愿意呀。可是,儿子不能答应呀。妈眯,儿子我不能害你呀。"妈眯的软语相求,让我的欲火又蠢蠢欲动了,我只能拼命压制,还得说出拒绝的话。哎~~真是太辛苦了呀!要是能够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做了再说就那多好啊。可是,我又不是这样的人。哎~~~哎~~~身体忍得好辛苦呀。
  "儿子你不必为难了,就当妈眯我没说过这句话…啊。"妈眯脸上明显的挂着伤心的笑容,是那么的凄凉又富有美感。"儿子,再亲妈眯一下,好吗?这个是妈眯最后的一个要求了,希望儿子不要拒绝,不然~~~~不然~~~!"妈眯说着说着双眼又红了。
  我点了点头。妈眯都这么说了,我怎么忍心拒绝呢。
  妈眯抬起了头,闭上了双眼。我扶着妈眯的脸颊,慢慢贴近了妈眯的嘴唇,然后吻上了妈眯的嘴唇。
  两唇相交,妈眯的牙齿没有合上,我的舌头轻而易举的进入了妈眯的嘴里。两条舌头紧紧的纠缠在一了起。两舌搅动着,一股股的热浪从小腹升起,我即将失控。
  妈眯这时更加用力的抱住了我。此时已是春末,我和妈眯穿的衣服本又不多,而且衣服的料子都是很薄的。这时能够很明显的感觉的到妈眯胸前的两团软肉紧紧的贴着我的胸膛,并且轻轻的厮磨着。这无疑是火上浇油,我的脑子轰的一响,我已经失控了,只能跟着本能行动了。
  我和妈眯继续热吻着。我的左手已经不再是搂着妈眯,而是在妈眯的玉背上四处的游动着,到处抚摩着。右手更是厉害,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摸上了妈眯坚挺的玉女峰。玉女峰弹性十足,随着我五指的抓动,产生出各种各样的形状。
  妈眯这时已经浑身发软,完全软倒在我的怀里。我已经不甘心就这样隔着衣服摸索了,我迫切的想脱光妈眯的衣服。脑中才这样想,手中已经这样行动了。
  我急切的脱掉妈眯的外衣、村衫、小衣、裙子和里裤……很快,妈眯就只剩下一件黑色的胸罩和一条黑色的半透明内裤了。
  我把妈轻轻的放在床上,细细的端倪着妈眯的全身。妈眯此时早已呼吸急促,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天鹅般洁白优美的脖子因为害羞而变成了诱人的粉红色,眼睛也因为害羞而紧闭着。因为身上只有一件黑色的胸罩和一天半黑半透明内裤,所以,上面仅仅能够盖住坚挺的双峰,有一大片洁白的胸部露了出来,双峰顶端两颗诱人的相思豆也若隐若现的,令人垂涎三尺呀。内酷罩着的下面部分刚好能够遮住妈眯的私处,若隐若现的感觉中还能看见一丝裸露出的黑色丛林。两条洁白如玉且修长的大腿重叠在了一起。
  我的目光停止在妈眯高挺的胸脯上,我拉开了她的胸罩,露出里面娇嫩白皙的胸脯,那对高耸入云的傲人双峰马上映入我的眼帘。妈眯故意的没穿太多的衣服,以方便我的行动。雪白丰满的乳峰,随着妈眯的呼吸在她无限美好的酥胸上颤巍巍的抖动,上面两粒樱红的乳头如新剥鸡头,又似鲜艳夺目的红宝石,看得我心动不已。一圈小小的鲜红的乳晕,在洁白如玉的肌肤衬托下,更显得美丽夺目。
  看到此,我再也忍不住了,三下两下就脱光了身上的衣物。爬上床,向妈眯的胸部上吻了下去 .入鼻是浓烈的乳香,夹杂着沐浴后淡淡的清香,让我心旷神怡,真想就此长埋不起,温滑如凝脂般的肌肤,让我如痴如狂。沿着山脚向峰顶吻去,渐渐的,渐渐的,已经接近了峰顶,我除去了妈眯最后一丝遮羞布,整个山峰顿时呈现在我的眼前。两颗粉红的相思豆随着妈眯急促的呼吸抖动着,而山峰也在颤动着。我已经无法再细细端详,一口把相思豆吃进嘴里,随着我的吮吸,相思豆在慢慢的变大,变硬。妈眯也随着我的吮吸发出动人的娇吟声,两双粉藕般的玉臂紧紧搂住我的脖子。我的左手握住另一座山峰,在我的轻揉慢捏下,也产生着相似的变化。
  右手顺流而下,已经抵达紧绷的小腹部,平滑的小腹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小腹下,就是茂密的森林了。穿过森林,便到达两条小小的峡谷。峡谷中已经冒出浅浅的溪流,我的右手就停留在这里,准备建立革命根据地。随着右手不停的开垦,随着革命根据地的不断扩大,峡谷中浅浅的溪流也变成了潺潺的河流,并且有越变越大的趋势。


  一时间,房中春色无边,呈现出极其淫靡的景像,不时还传出女人的娇喘浪吟,远远地飘荡在寂静的夜空中。当我最后将一股浓浓的阳精喷射在妈眯的小穴深处时,我和妈眯也同时达到了高潮,结束了这场告别(快去上学了)之欢。在妈眯的肢体交缠中,我也沉沉地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