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交通性爱 > 正文

西门庆致施耐庵的一封信

作者:admin人气:841来源:

  在网上读完你的怨毒之作《水浒传》之后,我就委托黑白道上的兄弟以及私家侦探社四处打探作者出处,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你。倒不是咱效率不高,而是因为你的名气太小太小,区区一个乡村穷教师也敢出来乱冒杂音,可见继续加大对舆论和出版业的管理多么有必要。给你三分颜色,你就想开染坊了?
  你在《水浒传》中,用了三回共数万字写我。说我是手狠心黑的泼皮烂仔。这一点我的律师已准备对你提出关于名誉权的起诉,想我西门大官人,上通朝廷,下通匪盗,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要管空气,岂能成泼皮牛二一类的角色?可恶!
  关于我与莲妹的姻缘,被你写得一塌糊涂,什么"王婆贪贿说风情",什么"交颈鸳鸯戏水",试想,一个成功男人背后,有几个美丽的女人算个屁事,你也敢拿来卖钱。你穷的过不去了可以来找我,我高兴了兴许还能给你几万块,比你那一千字几十元的稿费强多了,省得你将我与莲妹哀婉凄绝的爱情描写成奸夫淫妇偷情。我们为爱情作出的牺牲,你敢说比梁山泊与祝英台、焦仲卿与刘兰芝、罗密欧与朱丽叶少么?你的思想也太僵化保守了。另外,你在书中几次三番提到我们床上的那事,我已委托我的律师对你侵犯我的隐私权提出了第二次起诉。
  另外,你偏居乡野书斋,偏听传闻,闹出诸如徒手打狗寻找打虎感觉之类的笑话,表现在我这里,则是不作实地堪察,信口开河,想当然行事,以至于满书尽见硬伤,信手拈来即是:譬如在王婆婆楼上,郓哥叫来武大郎捉奸,我冲出门时,明明是用左脚踢了武大一脚,却被你写成了右脚;另外,更另人不可忍受的是,明明是那武大不经打,却被你写成我太凶恶。想我西门大官人一生也踢过无数的老弱病残,没哪一个象武大那么要死要活的!还有,我和金莲,杀武大郎明明用的是氰化钾,而你却要硬写成砒霜。我送给何九的四十两银子被你写成了二十两,还有二十两被你吃了回扣么?对这些失实之处,我已委托我的律师对你提出第三轮起诉,你就等着瞧吧。
  另外,我已组织了兰陵笑笑生为首的写作班子,加紧写《好人西门庆》,并以最快的速度买书号出书。并出钱请大导演把它搞成电影电视剧广播剧,以消除你那本坏书的影响,并组织三百个评论家,买下六百个报纸版面,将你彻底批垮批烂批臭。之后,再到有关部门,告你个煽动谋反的罪名,将你逮捕法办,将出书的责任编辑充军到埃塞俄比亚,将出你书的那帮出版社砸得比狗屎还烂。看谁那么不晓事,敢与我西门庆为敌。
  当然,这一切都需要时间。在此之前,你最好别乱说乱动,不要狗急跳墙上蹿下跳,更不要去找武松,否则,民事诉讼变成刑事诉讼,可就怪不了我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