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翘家的小孩

作者:admin人气:1560来源:


翘家的小孩

作者:foster 字数:77512字 txt包:

pro-ogue

睁开眼睛。

转动脸颊,算了一下。数字显示的时钟,正显示在5点之前。

-当然,不是早上的时间。

又睡到这个时间了。

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伸着懒腰,站了起来。并不是爱赖床的人。-只是早上的

时间要起床觉得很辛苦而已。

「什麽,还在睡啊!」

走到厨房,正在记帐的母亲无奈的说着。

「偶而也起来看看太阳吧!」

「好!」

随意敷衍的回答,打开冰箱看看里面有甚麽。

对於我不到学校去的事情,妈妈甚麽也没有说。要进高中是我自己的决定,

所以,不去也是我的自由。附带的条件是如果要再念高中以上,学费等自己工作

後要还给妈妈。也就是说,我(总有一天要工作)自己赚钱,所以,要怎麽花都

是自己的事情,与她无关。

拿起冰箱里的牛奶来喝让自己清醒,洗洗脸换了衣服。一直躲在房里也没事

。不过即使出去也没有令人与奋及期待的事在等着我,但比起一直待在房间要好

得多。

「我要出去了!」

向妈妈说了一声,妈妈还是继续和帐簿奋斗着。稍微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

「零用钱够吗?」

「足够了!」

「是吗。你去吧!」

我出了家门,下了楼梯。虽是一间小小建筑,可是这是妈妈拥有的房子。一

楼是妈妈经营的俱乐部,二楼是我们的住家。三楼和四楼是员工的女子宿舍。

离开了家门口,我把行动电话打开。我不希望睡觉时被吵醒,早上,在睡觉

前先把电源关闭。留言显示在话机上。按下播放~清脆明亮的声音在吵杂的环境

里播送着,虽然没有留下名字,但我知道是谁,这是店长的声音。

「直人?可以的话,是否可到店里来。有事要拜托你!」

拜托?到底什麽事情呢?

偶尔到附近的土耳其浴去光顾。和店长熟识见面时会一起聊天,可能是意气

相投,常常给我折扣,也算有恩於我。特意的打行动电话要拜托我事情,不去听

他说说也不行。应该不会有什麽特别的事。把行动电话放到牛仔裤後面口袋,朝

着闹区方向前进。和保龄球场、电动玩具店及电影院混杂在一起,有间土耳其浴

乐园。和往常一样缤纷闪烁的霓虹灯,虽然还未到夜晚却显得很气派。

「啊,直人。来了!听到我的留言了吗?」

「嗯。所以我才来的。有什麽要拜托我的是吗?」

「嗯嗯……等等。这里这里!」

店长压低声音,拉着我走到店旁。看了看四周,悄悄的靠近我的耳朵旁。

「是这样的,从我这里的女孩听到,直人,很厉害……」

「啊?性交吗?」

「是的!」

「……啊,虽不是处男,但也不是非常有自信。」

「是这样,就是看上了这一点。」

店长的脸露出了恶作剧似的表情。

「事实上,今天来了位新人,遗个女孩太天真了。对客人说的完全不了解。

是不是可以请你教教她如何对待男人,哪里是男人敏感的地方,还有要怎麽做才

可以,就是这件事情。」

「好,没有问题。可是为什麽像那样的女孩,要来做土耳其浴女郎?」

「可能是有她的理由。不去过问那样的事情,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总而言

之,工作不学会是不行的。-啊,但是,不可以真的进去喔。如果说是处女,会

让客人也更兴奋,只要教她如何做就可以了!」

「什麽,把我当成促销的工具吗?」

「嘴巴的话没有问题。教她口交。也会另外付打工费用。今後长期合作的话

,平常就免费让你进出,如何?」

有钱拿而且还可以叫女孩来一下,今後的入浴免费。这样的好事不做就是傻

子。我当然答应了。

十分钟後在澡堂的一间房内,只有我和那女孩,也难怪店长担心,那女孩就

像黄花大闺秀般。店长一定安排过了,隐隐约约的洋装配着一件紧身短裤,外表

看来已经有模有样了,尤其无法遮掩她发育良好的体型。

这样的女孩,为什麽会到澡堂来……想想,正如店长所说在这个花花世界,

不必去探索其中原因。

「没关系,我不是坏人,来摸摸看!」

脱光了衣服,坐在按摩椅上,让她看着还未兴奋的分身。女孩吞了口口水,

照我说的乖乖的将手伸了过来。

「嗯……」

那颤抖的手战战兢兢的抚摸着。一种触电的感觉,不由自主的我发出了呻吟

声。

「轻轻的握着。稍微用点力。对就这样。啊,好舒服!」

她那专注而不熟练的模样,反而令人感到新鲜。

「啊!」

因勃起而露出的前端,女子发出了惊讶的声音,身体稍微退缩了一下。眼睛

睁得大大。那表情令人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开始有感觉了,手动一下,上下的抽动,嗯,那里,轻轻的摩擦。有感觉

了……啊啊,很好,就是那样。」

从下腹深处,有股令人发痒的感觉浮了上来。我的身体颤抖着,发出了令人

身心舒畅的呻吟。我伸出手抚摸着女孩的头发。

「非常好。接下来,用舌头舔一舔。」

「啊!」

女孩的眼睛睁得斗大。我笑得眼睛都眯上了。

「那样做的话,男人会感觉非常舒服。拜托!」

女孩犹豫了一下,似乎下定决心般咽下口水,将脸靠近前端,用那柔软的双

唇战战兢兢的含着。

「啊啊……好舒服,就是那里。用舌尖沿着颈部舔。」

「嗯!」

轻轻的点头,女孩照我说得慎重的舔着前端。

美妙的快感令我忍不住呻吟,接着开始教她男人敏感的部位。

***

痛快的解放後,拿着店长给我的打工费,走出了土耳其浴店。零用钱虽不用

愁,不过我并不会嫌钱多。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夜晚正式登场,街道也苏醒过来。我很喜欢吵杂的

夜晚,人潮像是水流毫无秩序。谁也不认识谁的陌生脸孔,穿梭在人群中,气氛

很轻松。偶而有熟悉的脸孔但也都擦身而过,除非有特别兴致,大都不会互相干

涉,虽是如此,有几个人影对我如牵引般的招着手。

「……嗯?」

在人群中发现了熟悉的脸,如刚刚所说是那种没有神经的家伙。他叫做久留

米久夫,年纪比我稍大,但却不是令人尊敬的对象,他就是那种人渣。长相还算

可以,凭藉这张脸蛋去欺骗女孩,与黑道勾结,以这种手法赚取金钱花用。

因为同住一条街所以总会在哪里碰面,无法避免。

平常只当作没看见的走过去,但是,我停下了脚步。新的猎物吗?

和久夫在一起的女孩好像在哪里见过。



第一章不好的预感

「喂,不是直人吗?」

只是驻足的时间稍长了一点,就被久夫发觉了。褛着女孩的肩,朝着这里走

了过来。心情似乎不错。脑袋里一定在想着这个女孩可以赚很多钱。

也不能装作不认识。我们互相讨厌对方,可是公然树立敌人也不是好策略,

久夫又拥有黑道的背景,如果真正破裂的话,走在路上非得小心才行。

「怎麽样,近况如何?」

刻意的拥紧女孩的肩膀说着。炫耀般挥舞着自己的羽毛。

「还可以啦!」

随便回答一下,然後看着女孩。就是她。已经很久没去学校,所以有一阵子

没看到,是和我同班的女孩。没错的确是她,松木麻美。虽然朋友很多,但都能

轻易的记住对方的人名及脸孔。

麻美似乎不在意我们是同班同学,面无表情的将头转向别处。

「嗯?这个女孩,不错吧!」

久夫露出微笑,把麻美搂得更紧。

「我的新女友……对了,不是和你同校吗?」

「是吗?」

和她也不是很熟,看她神情好像也没认出我。在炫耀「自己的女人」的久夫

面前,如果说认识麻美的话,反而会遭到无谓的忌妒,所以决定假装不认识。

「喂!注意看嘛。这不正是你们学校的制服吗?啊,我忘了!像你这样的人

,恐怕连学校的制服长什麽样都早已忘记了吧!」

我耸了耸肩膀,我不想被久夫嘲笑,其实他自己都被高中退学。

「如何?直人。到我家里来,我可以介绍像这样的女孩给你!」

「不用了,还不到需要别人介绍女人的地步。」

久夫皱了眉头。脸上出现凶恶的表情。

「怎麽,一副很高贵的口气。」

「没有。没有那个意思。只是不想接受你的招待而已。」

「那叫自大!你大概还不知道对长辈该加何说话,我的年纪比你大。」

「年纪也大没几岁,况且跟我无关。如果年纪大就要讲长幼有序,那你和拜

岛的关系可能就有问题了!」

「什麽?」

「喂!」

麻美开口说话了。她以惺松的眼睛望着动怒的久夫。

「到底要讲到什麽时候,我要走了!」

「喂喂,怎麽了,没人理你在生气吗?可爱的女孩要静静的等人把话说完才

对。」

为了要平息她的不快,取悦她,久夫竟说出了这麽肉麻肤浅的话。

麻美白眼瞪了久夫一眼,以无言的行动代替回答。

「喂,喂,等一等!直人,以後再找你谈。」

麻美脚步飞快的向前走,久夫在後面慌张的追赶。但还不时回头瞄一下。

叹了口气,对久夫的话虽不感觉痛痒,但是仍觉烦闷。

「不用理会那个家伙。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才会这样。」

回过头一看,拍着我的肩膀,露出牙齿微笑的佳乃。也算是同学吧!其实和

我一样,几乎不在学校出现,可说是在一起游荡的玩伴。

「是对方先开口的,我也不能不理。」

「当作没有听到就好了。在人潮中,我想应该不会穷追着你和你讲话才是。



「可是不像你说得简单,你没看到吗?和他在一起的女孩?」

用下颚指着两人消失的方向,佳乃表情也跟着一变,点点头。

「啊啊。是松本,松本怎麽会和久夫在一起?」

「看起来不像那种类型的女孩,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

「嗯,在班上是优秀的学生。我从来没看过她晚上出来混。和我们是不同的

族群……我也这样想。」

耸耸肩膀,复杂的表情让嘴巴歪向一边。

「表面看到的并不代表全部,可能看不到的一面实际上非常会玩也说不定。



「看起来不像,依你看会不会是被久夫骗才跟着他。」

「有可能。怎麽?直人,你喜欢她啊?爱上松本了吗?」

「不,不是的,没有那回事。」

对佳乃的质问,急忙摇着手否认。

「只是,像她对这里很熟,就不可能被久夫骗。如果知道还跟着他,那就另

当别论。毕竟是同班同学所以会在意。」

「『同班同学』嘛,很可疑哦?」

「欠揍啊!」

瞪着开玩笑的佳乃。佳乃用手指戳我的胳肢窝,呵呵的笑了出来。

「好啦,我是无所谓,如果你在意那个女孩,共告诉她嘛,她和你的母亲一

起打工的。」

「是真树吗?」

「对对。是真树。她和松本是好朋友。」

「是玛,知道了,待会儿去看她再跟她讲。」

不管怎麽说,佳乃还是会担心麻美。和久夫这样的家伙在一起,还有拜岛和

忠信两人,专门欺骗良家妇女,跟他们接近那真是很危险。

「嘿?不是佳乃和直人吗。你们在做什麽?在这里聊天啊!」

清脆的声音从头顶响起。佳乃回过头露出了微笑。

「是留美子。」

「是啊,是我。怎麽了发生什麽严重的事。是忘了避孕了吗,是那件事吗?



和田留美子,这家伙也常常出现在娱乐场所中。是我们学校的高年级生,在

学校一次也没有见过。比我们认真,都到学校,还穿着制服。

「你在说什麽,不是那回事。」

佳乃苦笑了一下,说明了事情经过。留美子歪着头倾听。

「……所以,像久夫这样的人跟他在一起的确很危险,就是这件事。」

「嗯。那也没什麽。其实没什麽大不了的。」

留美子两手一摊,耸耸肩。佳乃有些生气。

「为什麽?」

「不是吗,如果是本人的意愿。即使有朋友的忠告,那个女孩还是和久夫一

起,如果是被久夫骗了的话,那是自己不小心。即使逃了出来还是会再被像久夫

那样的人骗的。所以忠告是没有用的,没。有。用!」

「怎麽可以那麽说呢,留美子。」

我忍不住发出惊讶的声音。

「没有人教她的话,一定会有不知道的事情。一旦知道後就不会再接近奇怪

的男人。怎麽会没有用的,是吗?」

一口气讲完後,看到两人呆然若失的脸。佳乃和留美子都眼睛瞪得大大的看

着我。

「怎麽了,直人。为什麽那麽认真?你是真的被松本迷住了吗?」

「嘿,不!我才没有那样。」

「那是,为什麽?直人的个性不是这样的啊。这件事情让我们看到了直人热

心且稀奇的一面。」

「真的不是哪样的,打扰了。」

真是的,为了这件事情变得这麽热心,不像平常的我。感到不好意思,我赶

快和两人分手离开了现场。为了让头脑冷静,来回的踱步。

可是脑中浮现的尽是麻美的事情。脸上毫无表情的低着头被久夫搂着。睁大

的眼,嘴唇似乎很柔软。

我用力地摇了摇头,我到底是怎麽了。只是在街上擦身而过的同班同学罢了

,为什麽那麽在意呢。

是和她一起的久夫的缘故吧。因为那家伙和拜岛总是利用女子去做坏事。而

这一次的目标正好是认识的女孩。所以,就是……只是这样而已。

「你是……立川吗?」

一个很小的叫声,等我回神过来。眼前有一个女子,穿着我们学校的制服。

似曾相识,是班上的同学。叫做木村理惠。在班上很静不受人注目,属於大家闺

秀那型。

「是立川?」

「是……是的,记得我吗?」

「我想可能学校已经没有我的座位了。」

对着她贬了眨眼睛,理惠笑了出来。

「桌子是还在,再不去的话,真的可能会被退学哦。」

「那就麻烦了,虽然想去,可是早上起不来。低血压的缘故吧。」

「你是晚上玩得太晚了吧?早睡的话应该可以早起?」

「患了失眠症睡不着。木村小姐可以陪我睡觉吗?」

理惠的脸突然变红。超乎我想像的纯真。如果是佳乃或留美子就会很平常的

预回去,已经对这种玩笑习以为常了。

「哈哈哈,开玩笑的,开玩笑。认真了吗?」

「你,故意整我喔!好可恶。」

我的解释让理惠释怀了,理惠一面笑一面皱起眉头,缓和了尴尬的气氛。

「从补习班回家吗?」

「嗯……不是的。有点事情,有什麽事吗?」

「我以为像你这样的人晚上不会出来玩的!」

「像我这样的,是怎麽样的?」

「不太会在夜晚游荡的高材生。」

「你这是在夸奖吗?还是又故意在损人?」

「是夸奖。」

「真的?」

理惠抱着怀疑的态度盯着我看。我对她回以微笑。理惠的脸有点红,将眼光

移开。

「啊,对了。立川。」

「叫我直人就好。被称呼姓总感觉不是在叫自己。」

「那,直人。这附近你熟悉吗?」

「嗯,差不多。知道根城家也近。」

「那个……我们班的女孩,叫松木麻美的,知道吗?」

瞬间,脑中一片空白!

「啊,嗯,知道。」

「有没有在附近看到?」

「看到了。就是刚刚。」

「真的?」

我点点头。

「木村和松本很要好吗?」

「嗯,算是……亲友。啊,对了,你也叫我理惠就好了。」

「好吗?那我就叫你理惠罗。如果你们是好朋友,希望你跟松本讲一下。她

刚才……是这样的,和有点不良的人在一起。和那种人最好不要有爪葛。」

「是那样子吗?是和哪样的人?」

理惠的表情沈了下来,悲伤的低着头。

「麻美今天没有到学校……会不会离家出走。」

「离家出走!」

想都没想过的事,我不禁叫出声。理惠把头垂下点着头。

「家里好像发生什麽事……她母亲在电话中也没有提到发生什麽事,昨晚外

出後就一直没有回家。然後,想说可能在这附近,叫我出来找一找。」

「哦。我知道了。我再遇见她的时候会告诉她你在担心。如果她有联络的话

。把刚才的事转告她,好吗?」

离家出走的女孩,正是久夫这些人的猎物目标。临走前我将行动电话号码告

诉理惠,我则到久夫可能去的场所找寻。

可是,在众人聚集的地方并没有久夫的行踪。

或许,把麻美带到什麽地方去了……

久夫将麻美制服撕开压在地上的情景浮上心头。看起来有点瘦的久夫体格还

不错,也很有力气。像佳乃不输男人手脚又快,一旦遭受袭击自然反射性的朝男

性下部踢去,这样的女孩还没关系,可是麻美看起来很文静,是否能抵抗就很难

说了。

不尽快找到她,把她救出来的话……

突然,停下了脚步。

很奇妙的心情。似乎是……不对。

稍微想了想,我终於了解我的不安感。

为什麽,我对麻美那麽在意呢……

的确和麻美是同班同学,但仅限於此。既没有聊过亲密的话题。对方可能根

本不知道班上有我这个男人存在。认识的女孩成为久夫的猎物,心里觉得不是滋

味-可是,有需要这麽着急去救出她吗?

「直人?」

我抬起头朝向声音来源。突如其来的女孩脸孔如偷窥般靠近,不由得使我往

後退。可能因反应太奇怪了,那个女孩哈哈的笑了出来。

「怎麽了,在那里发呆。不像是直人你。」

「啊!是啊!」

在路边卖手饰的女孩。个性乾脆,大姐大的人,对我来说属於亦兄亦姊般的

姊姊。佳乃也是如此,在我的周围这种女性居多。从妈妈开始都是这种型的,或

许这就是恋母情结。

但佳乃的感觉毕竟不是可以商量的对象,而让人觉得可以依赖。稍微考虑

之後,将令天发生的事从头到尾告诉。

她一方面应付客人一方面听我把整个事情说完,点着头陷入了深思。

「离家出走的内情不了解可先摆在一边,但和久夫在一起的,毕竟不是好事

。最近好像听说有很多不良av在贩卖女子的事情。」

「不良的av?」

「嗯,你看,不是有吗?不是正常的做而是类似强暴那种。找到那种受害的

女子,换取金钱的情形。」

「那……或许那女孩也……」

勉强挤出了笑容,拍拍我肩膀。

「事情还没有到那个地步。你该不会想去打久夫一顿吧?不可以的!」

「嘿,不会啦,怎会做出那种事情。」

「是吗?看你的脸明明就是一副碰见久夫要揍他一顿的神情。」

调皮的笑了笑,觉得脸颊发热。露出微笑再一次拍拍我的肩。

「久夫在做那个买卖也只是传说而已。不过,万事还是要小心,下次遇见那

个女孩要特别注意─而且……」

话中有话似的歪着头,注视我的眼睛大笑出来。

「那种大家闺秀型的女孩是你喜欢的,我还真不知道。」

「别乱说!我并没有其他意思……」

「没有很深的关系,会议直人对这事那麽热中,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一见锺

情不是吗?承认吧。」

「不是啦。真是的,不要对我说话像佳乃口气一样。」

有些生气,我转身离开了。这种孩子气的反应也只有对才会这样。在我

准备离去的背後,传来的声音。

「不管何时都可以商量。有什麽事情就来找我!」

回头一看,拉长身子的用手大力挥舞着。不是故意开玩笑,慈祥的脸孔让

心情变轻松了。

又到久夫常去的地方去看了一看。

可是我走没多久,就停下了脚步。我发现了留美子和拜岛正在那里说话。拜

岛和久夫是死党。短小精干的身材,理着短发眼睛细小,看起来像刚从乡下来的

纯朴大学生。那是他隐藏身份的外衣。实际上比久夫还恶劣,提供久夫邪恶的工

作或是危险的事情,就是这个男的真面目。比不良的久夫还要坏,看来亲切的外

表,让人更容易被骗。

拜岛是怎样的人,留美子应该很清楚。到底和拜岛在谈什麽事情。远远的躲

在阴暗处窥探他们,两人互相点头,朝着路旁的暗处走去。

那里应应是死巷。故意到那里去到底要做什麽呢?感觉上似乎有什麽不可告

人的事,跟着两人身後走去。

「嘿?不要,等等!」

从里面传来留美子的声音。

***

留美子被压着,背贴着大楼的墙壁。拜岛将留美子一只脚提起,把脸强压着

那新潮蕾丝内裤包裹着的部位。

「要在这里做吗?不是要去旅馆吗?喂……不要那样嘛!」

「在哪里做是我的自由。正在兴头上!」

「变态!」

虽然口中念念有词。但留美子并不把拜岛推开,好像是互相同意的。在留美

子的双腿间,拜岛的头摆动着,留美子皱着眉摇晃着头。留美子的身体持续的颤

抖。

「啊,嗯……」

「怎麽了,已有感觉了吗?」

拜岛浮现出奸笑,隔着内裤用鼻尖去摩擦留美子的耻部。

「因为你那样做的关系才会……」

「已经都湿透了嘛。真是的,让你这麽舒服,我应该向你拿钱才对。」

「你在说什麽。你说要出钱才让你办事的……嗯,啊,啊,……那里……」

留美子弯着腰,将有感觉的部位朝向拜岛的脸推去。是拜岛的唾液还是留美

子的爱液,亦或是两者都有。内裤的凹谷间的已经完全湿透,里面的形状透明般

隐约可见。

留美子在卖春的传言曾听说过。每晚出来游荡,可能是打工吧,家中并非有

钱人家,但金钱却很优渥。也许每月都有人资助她一些钱。

但我没有想到会现场碰见这样的情形。而且对象是拜岛……

留美子和我及佳乃都熟识,并没有特别的牵连。所以即使卖春给我们所恶厌

的久夫的伙伴,也不能加以谴责……可是也不必故意找上拜岛,可能只有我这麽

想。

「啊嗯……那样,不必……着急……」

烦躁的心情,使留美子的身体扭曲。拜岛淫笑地将留美子的内裤脱下。再次

抱起留美子的腿,用舌尖舔着湿透而发亮得清楚可见的部位。

「啊……嗯,啊,呜!」

空出的手抚模着胸部,留美子眉头紧锁发出声音。拜岛吸吮着爱液发出很大

的声响。

「啊,嗯,啊,不行,有感觉……」

头往後靠在大楼的墙壁上,留美子陶陶然的喘着气。裸露出的胸部受到拜岛

的压挤而变形,上下晃动着。韵律的扭动着腰部,配合拜岛头部的动作。

「啊啊……嗯嗯,啊,好,很好,那里,啊嗯!」

喘息的声音越来越高。

拜岛从留美子那里移开脸。嘴巴周围因湿润的爱液而发亮。伸出舌头舔了舔

。显现出非常下流的脸孔。

「接下来该让我也来享受享受了吧!」

站起身来,解开扣环。从里面掏出非常巨大的分身。不由自主的和自己的分

身在脑海中比较大小。这就是男人的悲哀。

留美子的脚被抬了起来,拜岛站定了位置,从下一口气贯穿进去。

「啊……」

留美子不住的後退,摇晃着头。

「哇,这麽……太大……了……好痛!」

「马上就舒服了。稍微忍耐一下。」

「啊,呜,啊,不要,不能动。」

想要躲开拜岛,留美子几次摇晃着头。拜岛不顾一切开始扭动腰部。

「啊,啊,啊,好痛,啊!」

「已经渐渐变宽松了,看!」

「啊呜,啊,啊啊啊……」

拜岛每插入一下,留美子的身体就牵动一下。微微的震动袭向留美子全身。

「啊,啊……啊,好……啊,慢一点,我,好像……」

「有感觉了吧!」

「呜嗯……啊,充满着,嗯,啊!」

刚刚还粗暴的要拒绝拜岛,现在早已忘记了,留美子开始发出甜美的声音。

将手缠绕着拜岛,自己也开始摇晃着身体。

咻,咻,咻……

「啊……嗯,啊,好,太好了……」

湿润的摩擦声音,甚至在我的位置都很清楚的听见。

「嗯……很紧。虽常常在用,不过保养得还不错。」

「嗯,这个吗。这个有感觉吗?」

「啊,啊啊,嗯,是那里。」

留美子的喘息声更高亢了。随着拜岛腰部动作愈发激烈。

「啊,啊,啊……好……好……」

咚,咚,全身激烈的震动,留美子大声叫着。拜岛也同时发出短暂的狂孔!

好像发射了的样子。呼!留美子叹了一口气,将身体放松。从地上的袋子里拿出

卫生纸开始擦拭。

「唉呀……好差哟。也不带保险套。」

「反正有吃避孕药嘛!」

向留美子拿了张卫生纸,拜岛也整理了一下。从外套内拿出香烟点着了火。

「真是的,让你这麽舒服,还可以拿钱!真是好买卖,下次不再付你钱了。



「那就不让你上了。你不出也会有其他肯出钱的人。」

留美子或拜岛对刚才演出的痴狂几乎已完全忘光。金钱买卖来的关系,就是

这种情况吗?至少,我到土耳其浴光顾时,还稍微有点浪漫的气氛。

不过,结果从头到尾看了一场实战演习。留美子的还好,拜岛的屁股实在不

忍恭维。本来心想可能会听到久夫和麻美的事情,看来是我判断错误。

等下两人如果走出来的话就会被发现。该是准备闪开的时候了。

此时拜岛说出了担心的事。

「不要这样嘛,我也是为你好。」

对他故弄玄虚的口气。留美子也感到忧心。疑惑的反问。

「那是什麽?」

「这一带都是都是我在摆平的。」

深深的吸了口烟再慢慢的吐了出来。拜岛狰狞的笑着。

「嘿!跟你说这些不太好,不讲太详细了,这次事情办得很好的话我会更上

一级的,到时候再来巴结我就太迟了。」

「唔!」

不知道留美子回答时的表情。只见拜岛站起来准备离开,我也赶快开溜了。

我觉得肚子很饿。到汉堡店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拜岛那时说的话一直在我的

脑里萦绕。大概可以了解那家伙所说的事。那件事做好的话,就能得到奖励。那

样一来拜岛就可以打着组织的招牌,大摇大摆的在我们的面前炫耀。

真是的,开什麽玩笑。虽然说我妈妈的店和上耳其浴大部分都和那些帮派有

关系。和客人有纠纷时也能派上用场,是互惠的,但这和我无关。要在这附近游

荡的话,要向拜岛缴保护费,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问题是不晓得拜岛心里有什麽企图。

久夫当然也有一张王牌吧,那应该和麻美有关。

只是直觉,我不是那麽确定。

***

之後,晃到了深夜,还是没找到久夫人影。

明天,不,天一亮我就到学校,直接去找麻美谈谈。

当然前提是要麻美有来,而我也一定要去学校才行。

「直人吗?」

在家门前的路口有个女孩叫住我。三更半夜还能这麽有精神的女孩实在不多

。回头一看是山下真树。

她是在妈妈的店里打工做招待工件。好几次跟她说了别穿制服来打工,但今

天仍然没换衣服穿着制服就来了。

「已经跟你说过好几次,要打工应该换掉制服才来呀!」

「干嘛!一见面就开始说教。」

撩拨着长发。真树嘟起了嘴。

「知道啦!因为有事所以没回家换,到店里时我会尽量小心就不会被发觉了

,可以吗?」

「好是好,可是妈妈也会骂人的哟。」

「我了解。以後会更小心的,好吗?」

「这种话已经不知听过几遍了!」

「这次只好小心就是了。请你偶而也到学校嘛!」

「……嘿嘿!」

真是多话,再见了,向挥着手的真树点点头,我走回家。

佳乃说真树和麻美感情很好,如果佳乃能说出有关麻美的事就好了。在睡觉

前我如此胡思乱想着。

第二章寂寞芳心

一张开双眼,已经是傍晚了。心想糟了!这下子去学校已经太迟了。

今天本来想去和麻美见面谈谈的。但是……

雏然有点可惜,但冲完澡後就不这样想了。毕竟麻美又不是我的女朋友。昨

天不知为何会那麽冲动,仔细一想可能不应该随意出口乱说才对。

当然如果是在哪里和麻美碰面的话,或许就可以顺便提醒麻美要注意,若是

刻意去找麻美,这样不是很奇怪的事吗。

我昨天究竟是怎麽了。

妈妈可能有事出去了,不在家。即使我不去学校,甚至睡到傍晚才起来,妈

妈虽然都不曾唠叨半句,但身为儿子的我,还是有自尊心的。

因此没见到面多少让我松一口气。去找熟识的朋友,一起去玩对打的电动游

戏。不,先到土耳其浴发泄一下再说吧。昨天只有用嘴就结束了,所以总觉得没

有满足感。

虽然心里想不要太在意,但要想找一个自己中意的对像,毕竟还是会有的心

态。在土耳其浴的路口旁看到麻美一个人蹲在地上发呆。

「……」

既然看到她,也不能装作没看到。虽然不是很熟的朋友,想要叫她总是觉得

有一点……犹豫了一下,我还是叫出了麻美的名字。

「麻美!」

麻美听到我的声音,慢慢的抬起头望着我。麻美看到我,眨了一下眼睛。

「立川吗?」

「叫我直人就好。你在这里做什麽?」

「没什麽。只是觉得很疲倦在这里发呆!」

「是吗?」

我才说完,麻美又将目光低下,我心想不知如何才好。

昨晚麻美应该有回家睡觉吧。但从她侧面看到她疲惫的样子,觉得她根本没

有好好休息过。也许昨晚在某处一直待到天亮吧。

理惠说她家里发生了事情,所以她回到家里可能反而更得不到休息。

「……啊,想起来了,直人。」

在我下结论之前,麻美开始和我说话。

「昨天……谢谢你。假装不认识我!」

「哦?那,那并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情。」

「那个家伙……一直在纠缠着想探听我的事情。我想如果让他知道你认识我

,就更麻烦……幸好你救了我。」

「请不必介意。─那个叫久夫的人是……」

一讲出久夫的名字,麻美的眼神好像在询问我什麽似的。

「那家伙……不是个可靠的人。这样说或许你不能了解。但他好像正从事着

某种违法的事,我认为你还是敬而远之比较好。」

「……喔。是吗?」

完全像是陌生人的口吻。

「可是我现在要去和他会面。」

「和久夫?……不是说过不好吗?」

「没有关系的,反正没有什麽其他的事,况且已经和他约定好了。」

看起来,似乎还没有被久夫玩弄过的样子。应该来得及阻止她。

但是看到麻美一副无精打采毫不在意的模样。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反正还是要避免和那家伙有任何瓜葛。否则你会吃亏的。」

麻美移开视线并把脸转了过去,站起身来。

「请不要在意。因为连我自己也不在乎。」

「啊─麻美!」

突然,麻美向前走去离开了,留下我一个人伫立在那里。

虽然我知道麻美是要赶去和久夫会面,觉得心中很不是滋味,但因麻美又不

是我的女朋友,如果追随的话又觉得不太对劲,结果只好一个人站着发呆,用目

光追随着她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为止。

顿时,好像失落了什麽,无法释怀的心情,心想不如去电动玩具店发泄一番



突然,此时听到一声悲鸣。

「不!请住手!」

我马上循着声音来源找去。声音是从几间酒店间的小巷里发出的。

我往里头一看,看到了一女子被两个中年男子揪住,她戴着一副大大的眼镜

,且穿着有名女子学校的制服,让我印象很深刻。

「不!求求你,住手!」

两名男子似乎已经喝得酩町大醉,紧紧的抱住那位女子,好像正准备将她的

衣服脱下来。

「好啦,多少也让我俩摸摸爽一下吧!」

「哇,好大的胸部,让我们吸一下,好吧!」

「不……不!住手……请你们手下留情,住手!」

那名女子虽然拼命地想要挣脱他们的纠缠,但是怎麽抵抗也无法阻止得了他

们。她缩着身体,不停的喊叫,声音也渐渐变弱了。

如果不是像我这样走近想看个究竟,那喊叫声即使再大,也会被马路旁的粉

红色沙龙所发出吵杂的音乐声所掩盖住,根本听不到。

对方是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两名大汉。如果没有很大的力气,再大的哭喊声,

也是没有办法逃走的。

「哇!好柔软的胸部。」

「哇!大腿也挺肉感的。」

「不,请不要!」

嘿,两个男子一边发出下流的笑声,一边来回抚摸着女子,即使那女子使尽

全力抵抗,那只会让他们更感觉到兴奋罢了,反而更达到他们娱乐的目的。

「哇!如果胸部和屁股这麽丰满的话,想必那里应该也很浓密吧,来,让我

瞧瞧!」

「不,不行,请求你放我一马。」

当那女子被男子们扯下衣服,露出白色内衣後,可以清楚的听见她泪声涟涟

,而随着抚摸的动作,更是泪流满面,瞬间洒下的泪珠,被霓虹灯照得闪闪发亮



「─不,不,住手,请住手吧!」

突然间,女子变成了被久夫压着,正要加以侵犯的麻美。

毫不加思索,我一手拿起囤积在一旁箱子中的空酒瓶,敲敲箱子边角,把啤

酒瓶敲裂开来,两个男子马上停下动作回头一看,被我手中拿的尖锐的啤酒瓶,

吓得脸色大变,好像快窒息般。

「喂!这玩笑开得太过火了吧?叔叔们。」

「你……你要干嘛?」

「要来真的吗?」

「来真的也无妨。但你们可要倒大楣了喔?我不过是受害的少年,而你们可

是会被连名带姓地刊登在报纸上。报纸会登着,强暴猥亵高中生的上班族,和见

义勇为的高中生发生冲突。」

我心中暗笑,两个醉汉结夥欺负一个弱女子,怎麽说也是懦弱和没有出息的

上班族。果然被我要胁就脸色变青,降低了姿态。我还是一手拿着啤酒瓶,一步

一步向前走去。男子们则连连後退。

「快滚。只要我拿你们的名片到公司去打打招呼,你们的下场就……今天姑

且原谅你们。─快,快滚远一点!」

吆喝一声,那两人跌跌撞撞的逃走了。

我走过去吐了口口水,扔掉手中的啤酒瓶。

「有没有关系?」

「……哦……还好,没有关系─」女子面无表情往地上一摊。凌乱的制服下

可以看到丰盈的双腿,的确在她老实的外表之下,胸部和屁股真的很丰满。

就这样随便走在这种小巷中,当然会被醉醺醺的醉汉们揪住了。

「不管怎样,快起来穿好衣服。否则这次轮到我侵犯你了。」

「……!」

女子一下子面红耳赤,开始整理松了的蝴蝶结和不整的上衣,她说她叫冈本

琉璃。和我同年纪。本来打算送她到大马路就好,但她为了表达谢意。所以决定

请我到汉堡店喝杯可乐。

「不行的,你不可独自一个人走在黑暗的小巷中的。」

「对不起……想说只是抄近路而已,没想到。」

「以後,如果再被袭击的话,就要大声喊叫,而且要使劲往那家伙的下部踢

去,不这样的话是不行的。即使女子学校,应该也有教导被侵袭时,一定要大声

喊叫才行。」

「是的。但是……」

琉璃低下头来。

「我想如果抵抗的话……说不定会更惨。」

她小声的说着,我搔一搔头。觉得此女子或许想像着比强奸更严重的事吧!

琉璃掉下眼泪,低声说着。

「以前我就很胆小……在小学的时候也常常被欺负。父亲因为担心我,所叫

送我到比较不会被欺负的学校去上课……每天都叮咛去学校要如何如何,回家时

要如何,尽说些不是很好的事……」

我叹了口气。看到她觉得真是个胆小的女孩。即使遭到欺负也只不过哭一哭

,就睡着了!这反而更能引发出男人的好色之心。

「所以就不出声,任由他们侵犯吗?」

「是的……被欺负时,如果愈说不,则愈会被恶意伤害。抵抗的话,反而更

激起他们的兴致……」

「……是吗?」

心情渐渐稳定下来。麻美和这个女子,为甚麽都是显得如此无精打采的样子

,自己不坚强是不行的,否则根本不能保护自己的身体。

「如果那样想,往後你一直都要成为被欺负的人,讨厌的事就直说讨厌,不

抵抗到最後是不行的。自己一个人虽是没有办法,有人帮忙就更好。要有生气有

活力的活下去,毕竟是你自己的人生?难道你打算要一直这样,随波逐流而活下

去。」

说出如此激动的话,自己也吓了一跳。琉璃睁大眼睛看着我,突然满脸燥热

了起来。

只是今天才认识的女孩。我为什麽会对她狠狠的教训了一番。对她来说那是

她自己的事情,不是我该干涉的事。

「不,反正总而言之……」

「……真谢谢你。」

琉璃笑了笑。眼镜里大大的眼睛有些湿润。

「直人先生,才刚认识,你就为我担心……我非常高与。」

「喔……不,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不!」

琉璃摇摇头。

「我真的非常高兴,能把那种事直接了当跟我明说的还是头一次……真的,

很高兴。为了直人先生跟我说的这些话,我必须更坚强点才行。」

因为琉璃讲这些话的神态,我反而被她所吸引。她是个天真又能接受别人意

见的女孩。这一切该归功她父母教育很成功。

对於今天才刚认识的我所说的话,她都能完全接受,还说决定以後要更坚强

,这一切让我感到是我的责任。

「……啊,直人先生。」

「是?」

琉璃将目光朝下,脸颊稍微变红了。

「那,如果可以的话,可以再见面吗。如果可以从直人先生那里,再多得到

一些鼓励的话……我会更振作,更有活力。」

「─嗯……没什麽,没关系的。」

要怎麽说呢,我对这麽直接的告白感到有些棘手。平常在一起的女子都有她

们的自己特色。

即使是这样,并没有特别拒绝她的理由。

「我大概每晚都会在这附近。看到的话就叫我一声。」

「可以吗?真谢谢你!」

像花盛开般灿烂的笑容,比起刚刚忧郁的脸孔来得更美。

我觉得因为我的一句话而使她笑得如此开心,应该不是件不好的事情吧。

***

後来琉璃说要去补习,於是和她分手。而我则走进了电动玩具店,来这的途

中发生了许多事而耽搁,终於到达这里了。

最近我沈迷於新的打斗游戏。

想要在附近找熟识的面孔一起去打电玩,这时有人拍下拍我的肩膀,回头看

到的是涂了鲜红的嘴唇。

「啊……邦子。好久不见了!」

邦子和我母亲是同行。可是种类稍有不同。她的店在我家附近的一栋大楼中

,是秘密的sm俱乐部。

她也是道上出名的女王。从她外表看来,就能感觉到某种压迫的威严。

「稀客稀客,你也会到电动玩具店来玩的。」

「我是来找你的。」

「我?」

「是的,去旅行才刚回来。你过来一下好吗?」

邦子拉着我的手,走了出去,她是一个很有魄力的人。但也不是不讲道理,

即使拒绝她也不会生气。因我是个比较随和的人,所以被强拉着就跟着走了出去



正如我所猜想的,邦子将我带到电动玩具店二楼里某房间的厕所内。

她很快的把我推进女厕所中,还不忘了挂上「清洁中」的牌子,将我推到最

里面一间,反锁後转过身来。

「朝向墙壁那边。」

依她说的,我盖上了马桶盖一只脚踏在上面,将手靠在墙面,邦子从後面将

手伸进衬衫里并滑向胸部。长长的指甲轻轻的抚摸胸部,摸到了乳头就紧紧的一

把抓住。

「哦……」

突然从背後传来一阵凉意我不由得的哼了一声。邦子的牙齿咬住了我的耳垂



「嗯嗯,你仍然都没变。发出如此可爱的声音来。」

低沈的声音和热热呼吸在脖子附近搔动,阵阵的颤抖着。

邦子的另一只手则迫不及的扯开了我的皮带,拉下了牛仔裤的拉炼。连带的

扯下了内裤和牛仔裤露出了我的屁股,蹲了下去,用双手扳开了我的屁股。肛门

接触到空气,突然又一阵的凉意。

「嗯……很棒的味道。」

鼻子凑近闻了闻,还用湿润的舌头去舔。舌尖在菊洞边搔痒,让周圈的肌肉

放松以便侵入。

「嗯,邦子你怎麽一下子就……」

「我好饥渴。带我来的老头子几乎都是偏好此道,当然喜欢只找女奴隶。所

以就不能和年轻有活力的男人做,因此要拿你来发泄一下,觉悟吧!」

充分弄湿了我的菊花眼,这次邦子用手指伸了进去。强烈的快感从腰的底部

涌了上来,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啊,邦子,嗯!」

「你的内棒,已经挺起来了。」

带着微笑,邦子一下子握住了我的分身。伸进去的手指不停的转动摩擦着,

受不了的快感,竟然有发射的冲动。

「啊,啊……嗯……邦子……啊!」

「好可爱,再来。」

前端被含着,在附近来回的刺激,根部和那两颗弹丸,被搓揉得脑中一片空

白,好像随时要爆发了一般。

「嗯啊啊……我……不行了,马上就快……」

「不行,还没有。」

邦子噗嗤的笑了出来。咻!将根部握得更紧。

「啊,邦子,不要故意这样行吗?」

「你到底在说什麽。饥渴的是我,并不是你呀!那好哇,先让我满足一下吧

。然後看你要几次都可以奉陪。」

我点头同意翻过身子,坐在马桶上,邦子跨了上来。平常邦子除了生理期,

其它时候都是不穿内裤的。

噗嗤,前端被滑溜的花洞吸了进去。滑溜又湿润的内部包裹着我的分身,玄

妙的动作更将我紧紧的夹住。

「嗯……受不了……邦子你舒服吗?」

「你先不要动哦!我来动就好了。」

邦子噗嗤一笑,开始上下摆动着她的腰部。膣室内部纠绕着,上下起伏旋转

扭动的吸吮着,但绝妙的动作并不会使我发射。虽清楚的知道,邦子是有点性虐

待狂的人。我对快感挣扎强忍,想要出来又出不来的窘况,让她看了更感到兴奋

无比。

「嗯……啊!邦子,啊啊,我……我受不了了。」

像女人一样,我叫了出来。平常我做爱时,也是属於会发出声音的那种,这

是邦子教我的,她说叫出声音来更能感到快感。

我并不是那种性变态,所以不玩太过激烈的游戏。我的喘息方式让邦子非常

喜爱,有时候她会去挑不是交易的性爱。

「啊啊……邦子,邦子……啊!」

「嗯,直人,太棒了……啊,很好,表情再好一点。让我也听到你的叫声。



弯着腰坐在我上面,邦子也相当兴奋。扯开我的衬衫,对着硬挺的乳头咬了

下去。

已经……到了极点!

「唔,嗯。啊啊,己经……受不了了,我快不行了,让我出……啊啊。我要

出来了……」

「要出来吗?」

双眼激情而湿润的邦子看着我。我点头如捣蒜。

「要射出来……要在邦子的那里面射出来……」

「真可爱。」

在说话的瞬间,邦子的膣内忽地一缩。有如被敲打似的,一股快感涌了上来



「啊啊……邦子……邦子!」

「啊,啊啊,我也……我也来了,直人,射出来吧!」

「嗯嗯!」

「啊……」

突然被掐住乳头的痛苦和快感火花中,我达到了高潮。同时也让邦子激动的

痉挛。配合着分身来回的动作紧紧收缩着。

我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顿时一动也不动,慢慢随着快感的浪潮,几乎同时

发出了喘息声。

「啊!太舒服了。」

达到满足的邦子撩起头发。

「我也一样。」

有时我想如果每天都做爱的话,即使成为邦子的奴隶也是挺好的。但是邦子

只在她需要时用很短暂的时间做完,而我也尝到这种强烈的快感的滋味。所以我

不会主动去找邦子,而邦子也只在需要我来陪她玩这独特游戏时才会来找我。

那是我俩之间的关系。

「要不要让你更舒服。」

「不,可以了。我已经够了!」

「你很坦率喔!」

邦子笑了笑走到洗脸台对着镜子涂口红,我也将卫生纸弄湿,用来擦掉脖子

四周和乳头上邦子的口红印。

「是吗?」

「是的,一次就完全满足了。因为你是那种人,所以才安心的引诱你。对了

,你的朋友中是否有可以成为女奴隶的女孩?高中女生比较好!」

补好後,邦子又开始梳理凌乱的头发,透过镜子和我相视而笑。

「这次我要将调教奴隶从头到尾好好记录下来。再制成录影带系列。当然不

光是做爱,而是对那些癖好的热爱狂,做有内容有深度的东西。是关在房间里,

慢慢的当成奴隶来训练的一种记录片,但以刺激的手法来拍摄。虽没有办法在外

面公开发售,反而可以高价出售,已经有很多……」

「很可惜,没有认识那样的……」

我自己或许是因刚和邦子做完而燃烧起来,所以有点着魔似的,但并不会想

去做sm节目。基本上我是正常人。虽然不会对sm节目有偏见,但也不会介绍

认识的人去从事这行业。

「嗯,这样吗?真可惜!反正我也是要付一点零用钱。」

「哦!」

「你看,不是吗,在根城附近混的……有久夫或是忠信……」

因为听到了久夫这个名字,我不由得紧张起来。

「那些家伙会和你打招呼吗?」

「会的。」

「他们对这种事很有帮助,动作快的人就赢。也会给你零用钱,如果录影带

拍摄成功也会拿一笔奖金作为报酬。─如果是你,还会给你其他的奖赏。」

说着说着,邦子又往上抚摸我的屁股中间。刚刚才办完事完全的发射了。现

在又从背後来了一阵。

「就是那回事,帮我注意一下吧!」

最後邦子轻搔我的脖子附近後,转身走了出去。

只留我一个人在女厕所很不好,我也紧跟着邦子後面走出了厕所。

和邦子分开後,找了一台电玩坐了下来。但总觉得没有打电玩的心情。

邦子要拍调教高中女生的录影带。所以要请久夫找寻猎物的女子……

不论怎麽想,都认为麻美会成为目标。如果照理惠所说的,麻美是离家出走

,或是自己离家的。如果将麻业交给邦子,此拐骗一般的女子要来得轻而易举。

可能拜岛所说的计划就是这个。

我站了起来。

或许是我想得太多了。但是不知该如何才好。一定要找到麻美跟她说,要跟

久夫那些家伙断绝来往,回到自己家去。

从电动玩具店跑了出来,在街上到处找寻麻美。不像昨天那样只是看看而已

,也跑去打听是否有看到久夫。如果让久夫知道我做这样的事一定会遭到怀疑,

但麻美才是最重要的。

到处都找了好几遍,终於听到有个家伙说久夫带了女孩到保龄球馆去了。而

我已经到过保龄球馆找过,会不会擦肩而过以致没有看到呢?我跟那家伙道了谢

,急忙跑去保龄球馆。

「麻美!」

在保龄球馆的角落里,麻美很无聊的坐在那发呆。抬起头来歪着脖子,惊讶

的看着我。

「直人……发生了什麽事?」

「麻美,你在这里太危险了,快点回家。」

想都没有想就脱口而出了。麻美表情有些生气,把脸转向一边。

「不要!」

「不回家是不行的。啊!对不起也没向你说明一下。久夫和那些家伙计划把

你卖掉。尤其是离家出走的女孩,正合他意!所以请回家吧!不要再和那些家伙

混了。」

「我认为没什麽。」

麻美不在意的口气回绝了。

「我不要回家,即使被卖来卖去我也不介意,反正……」

「你真是混帐。」

看到麻美呆然若失的双眼,生气咆哮的我震了一下。但是随着情绪的高亢,

已经无法自制了。

「不知道为什麽你会如此自暴自弃?明知那群家伙的勾当你还愈陷愈深,你

……」

「那一群?喂,你是在说我的事吗?说不定是哟!」

低沈混浊的声音突然插进来。转过身去看,久夫早已站在那里,太阳穴和脸

颊附近歪斜着,痉挛的抽动着。

「你在说什麽那一群家伙,我们不需要别人来批评,也不关你的事。直人。

你的脑筋到底在想什麽?喂喂!虽然把你当成小弟看,不过也不要太过分喔。─

喂!麻美。我们走了。」

「……不!」

「什麽?」

久夫的脸色铁青。

「你在说什麽,现在?」

「我是说感到很厌烦了。」

麻美反瞪了久夫一眼。

「你,只会在那里嚣张。和你在一起一点也不觉得快乐。而且请不要把别人

呼来唤去的。」

「你说什麽!」

「啊呀!」

「久夫,住手!」

当久夫强拉麻美要离去时,我跳了出来。一拳打中久夫的脸。久夫僵着脸迅

速转身过来,我将麻美拉到身後保护着她。

「你……这家伙!」

久夫站起身来,嘴唇裂开了,拳头飞了出来。好不容易躲开了,但是那是虚

晃的拳头。膝盖从下而上毫不客气的重重的踢中我的胸口。

「呕……哇!」

「你这混蛋!」

久夫紧握着双拳并朝着我摇摇晃晃的後脑勺,挥了下去。重重的一击直接敲

在我的脑袋上,感到眼前尽是一片黑暗。

眼前一片漆黑。

麻美……她被带走了……

身体一点不能动,也看不到任何东西,意识渐渐模糊了。